属于游戏业的疫情还没有结束
2020-09-27 14:09:07
  • 0
  • 0
  • 0

属于游戏业的疫情还没有结束。

9月24日,恺英网络公告称“上海恺英再次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和《查封、扣押财产清单》,冻结上海恺英持有的浙江盛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全部股权。本次财产保全系超额保全。”这是继九翎股权被转让后,娱美德再次对上海恺英发起的一起有意为之的诉讼。

换言之,上海恺英想要通过摆脱九翎达到摆脱娱美德的目的,失败了。

很遗憾,虽然2020年已有多地法院禁止娱美德继续在华继续卖《传奇》授权,但它依旧没能放弃手里的流氓授权生意。

和病毒一样,这家公司也没有道德和共情力,它的使命,仅仅是寻找并杀死宿主,并以此繁殖不休。

从最早坑盛大,到如今坑恺英,这家20年老店再没做出啥正经游戏,倒是集了非法授权、碰瓷界的大成,把中国《传奇》市场的游戏商和投资者玩儿了个遍。

耍流氓的资本

要承认,文学作品和历史上的流氓恶霸都有过人之处。

红色故事里的南霸天、黄世仁,史书里的后梁朱温,江湖上的血刀老祖,都或有产业链核心资源(土地、钱),或有能力(武、智或关系)。

娱美德也是。

其一,它确实和亚拓士共有《传奇》IP著作权;其二,也是上市的老牌游戏公司,对产权保护、变现一套从评估到起诉、公关、资本等一系列操作信手拈来,人和经验都足。

这样一个能研发出《MIR2》,在21世纪初就跑出“IP授权盈利、出海”雏形并上市的公司,好好做游戏,合法做授权,本该是个受人尊重的老前辈。

它的“恶”化,在于贪婪。

在2002年委托亚拓士帮其行使共同所有权,和盛大游戏补签合同分钱后,娱美德没有满足。

从2003年开始,《MIR2》就进入到慢节奏更新,此后四年只更新了四个大版本,不及当时盛大一年作为。

同期,《冒险岛》《天堂》《神泣》把《MIR2》本就为数不多的玩家掠夺一空,从二流,变成了三流。单产品掉队,娱美德没有,靠着高额的授权收入,2003-2009年的娱美德营收持续增长,并成功上市。

2009年起,为持续拉高股价,产品掉队的娱美德也只能持续缓游戏研运业务,主攻授权,最终为“保护授权”赚更多,它跳出了法律和道德框架,自创并实践了一系列骚操作,主要分四个阶段:

1.著作权维权,在中国等市场筛选有传奇元素的产品,起诉要求赔偿

2.推翻“共同所有”,向亚拓士合作方收保护费

3.宣称自身为独立所有者,出售新授权,收高额授权费

4.通过仲裁,对有侵权嫌疑的、流水分成不能使其满意的大公司进行产品和投资人信心的双面打击,收取“和解”的赔偿金,有点威胁的意思。

不断进化的姿势

第一阶段的娱美德其实不算是“恶”的,作为共同著作权所有人,他们有权利打击盗版。

但其打击目标主要在中国,且意不在使对方停运,而是获得高额赔偿。在2008-2016年间,许多《传奇》私服、山寨产品能保持持续运营,也是交了足够的保护费。

也是这一批劣质游戏导致正版《传奇》市场长期混乱,在端转页,转手游的关键几年里消耗了国内正版游戏商大量精力。

到手游兴起,IP价值被提出,直接收保护费的生意已经不能维持公司营收增长,娱美德,在2016年想出了新的计划。

其一,推翻“共同所有”,一家拿钱。

其二,在同一市场授权多家厂商、同一IP授权做更细的期限、平台要求。

其三,根据不同厂商的属性,做不同的收钱策略。对中小侵权者,诉讼要赔偿;对疑似侵权的上市公司,通过仲裁威胁要赔偿或长线合作,长线吸血机会。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有四个,分别在2016年5月、2016年6月、2017年5月和最近的2019年1月发生。

2016年5月,是推翻旧授权,抢夺传奇IP的所有权。例如单方面宣布ACTOZ授权无效,否认国内厂商的“独占运营权”。

期间受害者如盛趣、蓝沙,因仲裁导致多款产品运营受阻,还面临数亿元的赔款要求。

之后,是紧接着的寻找新代理。

如恺英和星辉,都不堪版权纠纷叨扰,签署了传奇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合同,其中仅恺英一家的合同金就超过1.7亿元。

在之后,2017年5月,是索要侵权赔偿金。

娱美德开始在版权以外,找代理商们的运营麻烦,比如称盛大游戏恶意利用打击私服授权从中谋利,要求赔偿损失1亿美元。

最后,在2019年1月,中传新文创(IP)平台与娱美德签约,就“热血传奇IP”在中国区域内的合法化授权合作达成合作。组团,拉不明真相的更多中国企业入局,多卖钱,多分担风险。

这四波操作里,前三波已被多地法院驳回,但2019年的组团又拉了几家中国公司入坑。在那几年里,自身的仲裁被驳回或合作伙伴被亚拓士仲裁,都没有对娱美德产生过大影响。

受害最深的,还是中国游戏商和中国游戏业本身。

挣扎过后,开始反击的受害者

在娱美德的各式流氓姿势里,已经有太多中国代理商制作的相关产品、投入资金大多打了水漂。

盛大、恺英、星辉、九翎基本都成了业内广为人知的悲剧故事。

其中刚在疫情过后靠大股东回购、1元甩卖10亿资产实现股价回暖的恺英网络,可谓最惨。

他们最早被“正版”碰瓷收了几年保护费,后来不堪重负,1.7亿买来娱美德口中的合法授权后的一年内,又因“流水分成”未达标被合作方娱美德仲裁要求赔偿近3亿元。

其本计划收购的子公司九翎,也因为其版权不被亚拓士承认,流水分成又达不到娱美德要求,被双方共同仲裁,可能要付的赔偿金有数十亿元之多。而九翎本身,2018年整体净利润也只有2亿元左右。

到2020年4月,恺英公告称以终止对九翎的收购,九翎也因仲裁耽搁,在2019年亏损过近5000万。恺英本身,股价从2015年底的23.19元,掉到3月份的不足3元。

到9月呢,好不容易1块钱把九翎抛了,娱美德又来碰瓷,这一次,换成了上海恺英持有的浙江盛和的20%股权。

真可谓“坚持不懈”。

所幸,这些年娱美德不断开发新流氓姿势的同时,国内游戏商们也不是闷头挨揍。

从2019年底,国内游戏商和娱美德的《传奇》IP授权之战已经进入全面反击阶段。

10月中旬,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在一审驳回娱美德请求,认定亚拓士与蓝沙信息签订的《传奇2》《续展协议》有效。随即,蓝沙信息反手状告星辉天拓《烈焰龙城》及娱美德等对其享有的《Legend of Mir2》游戏著作构成侵权,索赔4亿,后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三七互娱《屠龙破晓》合法,不构成侵权。

据世纪华通公告显示,在2020年3月,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也驳回了娱美德在2019年11月的复议请求。

在3月25日的裁定书中,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采信了亚拓士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有权独立对外授权的权利主张,并据此认定娱美德公司、传奇 IP 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的改编权授权。

2020年9月,世纪华通公告称,江西省上饶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称,要求韩国娱美德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IP、娱美德(香港)有限公司、深圳娱美德传奇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立即停止再行改编且不得向任何第三方直接或者间接进行涉及《传奇》游戏改编权授权。

可能和新冠一样,娱美德这种企业的流氓行径不会在短期内被彻底消除。

但可以确定的是,在已有游戏商联合对抗,新人科学防御的以后,它将不再是什么致命的大祸,原先那些倒霉的宿主们,会重新做回自己身体的主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